renqiang520197

不知道此刻的自己是一个什么样的状态?值班的关系只能一整天都待在单位里面,如果赶上有任务的就去做。中午睡醒来后做到自己的电脑前,忽然感觉到有那么一丝的无聊,比知道该如何去描述自己,看到身边的人总是拿着手机在玩,玩的游戏似乎我都不太喜欢,微信上的好友那么多,科室此刻我的微信就像一具尸体,躺在哪里动也不动。

我有了新同事

没想到短短的一个月时间里,我的生活似乎有了很大的改变,原本科室的一个大姐离职走人了,最近又来了一个新人将我的工作取代了大部分,领导布置工作的时候我打算放弃原本住单位的决定,就在我们交接的时候我提出了把办公室让给他,说实话新来的人还不错,并没有接纳我的意见而是让我维持原状。在他的游说下我决定暂时搁浅自己回家的决定,看一看新来的这个人再说吧!

某天中午上班的时候,我看到一个穿同样衣服的人在门外等待,他告诉我是来找我们领导的,我就让他在接待室等一等领导就可以了,没过多久我就得知他是来我们部门的,我并没有像当初接纳杰一样,对他我并没有显得那么热情,可他似乎并没有那么在意,转眼间我们相处了快半个月的时间了,我觉得他还是像当初刚来一样,并没有太大的改变。

我们平时还是交际的时间不多,除了偶尔说笑意外我们都是待在各自的办公室,有时我们在一起的时候,我总是会像个小孩子一样和他有打有闹的,他并没有去责怪我,我又开始将他放在那种可能中,不知道他是否会向着我希望的方向走去。


三年的期限就要到来了

两年多前我在同事的游说下,和其他人一起报名去参加驾校,其实开始的时候我的确有些犹豫,可是在一次和朋友外出的时候,他试着让我开了开公司的车,开始并没有觉得这是什么有意思的事情,也许当时是因为我在一个小广场上联系,随后我们在下午的时候到公路上跑了没有多远的距离,感觉就像是沾染毒品一样很上瘾。

可是就在考试的时候,我的两个朋友分别在十点和十一点进入考场,而我居然莫名其妙的被放在了十二点,然后不出意外的是我居然被淘汰了,从离开考场后我的抑郁心情延续了两天的时间,两天后我感觉这不适合我便打定主意不在考试了,好多人都在劝说我不要轻易泛起,因为那样给驾校的钱是要不回来了,可是我依然坚持着自己的决定。

在参加科目一考试后的三年内,不许参加完剩下的考试,否则就要作废。今年我身边的人总是在时刻提醒我,今年即使我最后的选择机会了,可是我并没有打算改变当时我的初衷,很多人都开始觉得我是不是有了什么心理阴影,我不知道该如何告诉周围的人我心里在想写什么?也许不告诉他们对我来说是一件比较好的事,因为告诉他们后也许我还要解释更多。

从小的时候我就开始一个人面对所有的事,无论是快乐还是悲伤的事情我都是在自己面对,因为我不能和父母说,和他们说也许并不会得到支持,我也并没有什么朋友可以去诉说,记得上学的时候什么事情都要写在日记本内,后来有了微博和博客,我的日记本就似乎轻松了许多。

没有喜欢的人陪我分享快乐,也并没有人陪我面对痛苦,所有的事情都要自己去面对,慢慢的自己开始有些怪异。

我的生命中似乎充满了玩笑

不知不觉中感觉到自己处于两难境地,一方面是原本美好的一切都开始慢慢的恶化,当我想要结束的时候,平日里还算是关心我的人告诉我,不能就这样轻易地走;另一方面我想要活的自由一些,可是那样我就会变得不再去在意被人,那个时候我就成为了一个极度自私的人,到那个时候我真的应了鲁迅先生的那句话“有的人死了,可是他还活着,有的人活着,但他早已死了。”

我依稀还记得我是从去年的5月22日开始,我选择在单位过夜而不是回家,无论父母如何说我都不会去动摇,原本很美好的一切随着新的同事到来,我发现我身边的很多事情都开始改变了,我并不是将自己的不开心推到别人的身上,只是觉得自己变得越来越可笑了,因为我似乎和这个社会越来越疏远了。不止一次有人告诉我两个人睡一个宿舍有什么,学校的集体宿舍都是好几个人一个屋的,我当时只是回答对方“我从来不和陌生人一个屋,”虽然我们是每天在一起工作的人,可是你还不是,让我卸下伪装放松警惕的那个人。

今天那个同事又要留在单位过夜了,而他留下的理由超级简单,家里就他一个人他不想回家,说一句实话我觉得他是个精神有问题的人,如果家里就我一个人我不知道该有多高兴,至少我不用再去在意父母之间的争吵,不用去在意父母周而复始的提问,不用去因为照顾父母的情绪,极力的为他们隐瞒可笑的错误。一个人回到家后玩着电脑看着电视,困了的话随时躺在客厅的沙发上,带着眼罩美美的睡上一觉,可是那一切都有些不太可能。

不知道面对现在的一切,我还可以忍受多久,但是我知道我并不是一个被剥夺自由的人,只要我可以处理好我的人际关系,那么我就可以在不用在意少数人的情况下自由的活着,这似乎对我来说是一个难题。

我为什么要和别人一样?

时间一天天的过去了,不知道是我跟不上这个时代的步伐,还是我选择的路线和这个社会有些不相符吧!我发现我的抉择和所选择的事情,都是和周边的所有的人,都多多少少有那么一些不同,我不想去为了什么人什么事情改变什么,我只是想让自己获得快乐一些,为什么会有那么多的人用异样的目光看着我。

每天中午我们几个人都会站在大树下,看着刺眼的阳光聊上一些和工作无关的事情,来缓解一下一上午工作带来的劳累。似乎我们从开始聊天的那一天起,我和他们的想法似乎多多少少有那么不同,每天在聊天的时候我都是终结话题的那个,可能是因为我是白羊座的原因,面对他人的建议无论是好的还是坏的,我都会先贴上一个指责的标签,聊着聊着我就开始针锋相对起来,虽然大家喜欢了我的这个说法风格,虽然他们说着不介意,可是他们心里是如何想的,我不知道也不想知道。

我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真的会去喜欢上一个女生,更不知道我会不会去喜欢男生,我习惯了一个人的生活太久了,每当遇到任何事都会想到一个人去处理,哪怕是生病还是遇到什么困难的事情,如果可以有机会的话,我只是希望,如果我可以遇到一个对的人,我不会去考虑我们之间的任何事情是否有相同,我只是在意我们在一起的时候,我是否会感觉到温暖和快乐,如果这两点都无法做到的话,那个人再优秀再好又有什么用呐?

不知道我会不会总是一个人,也不知道我会不会遇到那个对的人,更不知道那个人是男是女,那个人的条件是否多好或者多坏,我只想知道的是那个人是否会在意我,虽然我听不到甜言,可是我可以感受到对方的在意。​

想要有个家

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,有了一个很奇怪的想法,我想要有一个家,一个属于自己的家,也许会有人说我并不是没有家,可是那个家是父母的并不属于我,回到父母的那个家后依然还是很拘谨,只有回到自己的家后自己才会有那么一份自由,自己可以慢慢的学会很多的事情,如果再有一个爱自己的人就更好了。

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厌倦家里,每天父母依然还是管制者自己,时刻在告诉你什么时候该干什么,如果你发表自己的观点后会被以各种借口骂一顿,渐渐地原本温暖的家对于我来说变成了一个集中营一样的地方,好几次来到同事的家中,看到井井有条的家,还有家中的那份安静我都好想去问一句“是否可以把这个家让给我?”可是这只是一个白日梦而已,我不会开口也不可能开口,因为他人的一切都不可能属于我。

如果我有一个家,每天可以有目的的出现在超市,买上一些食材和调味料,放在冰箱和橱柜中,每天拿出一些做一些简单的食材来给自己吃,吃过饭后还可以简单的维护一下家里的卫生,周末抽出一天的时间去大扫除和添置必需品,可是这些似乎都成了一个不可实现的梦,在所有人的印象里一个人是不可以出来单过的,只有在成家立业的时候才可以过上属于自己的生活,我很想知道这是哪个白痴发表的理论?

一个人为什么不可以在外面独自生活,为什么只有找到一个所谓的另一半后,才可以过上所谓的对立生活,谁能拿出证据来证明这句话可以站住脚?也许会有人告诉我你可以独立,现在所有的困难都是自己懒惰的借口,我并不想去否认什么有的没的,我只想告诉说话的人,从小没有独立生活让我变得有些依赖,现在开始独立生活真的需要时间和帮助,这并不是借口,不信你可以给予我帮助后约定一个时间,看看我是否可以独立的过上预计的生活。

独立的生活并不是非要和别人一起,自己也可以开始一段属于自己的生活,在虽然不能和其他家庭一样,充满了温暖和欢乐,可是自己的家里可以有一份自由和任性,如果不小心有了不好的心情,也可以自己一个人慢慢的去治愈,慢慢去调节自己的心思,那样不会再没有调节好心态之前,又要添加新的烦恼。

想要有个家 - renqiang520197 - renqiang520197的博客

 

那个日子又要来了

不知不觉中马上就要到我31岁生日了,31一年中除去记不住事的二三年时间,其他的时间加起来快乐的记忆太少了,有的人说我现在这个样子是童年畸形的产物,我不知道我该如何去反驳这个论点,我的童年并不是畸形的,只不过是有些特别而已,介乎于幸福和命苦中间的那种童年而已。

从来没有人会记起我的生日,有的人会说我是一个很爱斤斤计较的人,我只是希望在365天之中有那么一天,我会在家中处于一个中心的地位,难道说这样也有错吗?从小我吃过几次蛋糕,可是按个蛋糕并不是属于我的,都是别人的生日宴会我去分一杯羹,看到对方不屑的样子,我不知道该如何去去评价,我只想说你那么做有意思吗?

从小无论是电视还是身边的人都告诉我,十八岁的生日可以看作是一个成人的仪式,并没有提出太多的要求,我只希望可以有一个属于我自己的生日蛋糕,有一群人​为我庆祝,我记得在生日之前,我告诉母亲那天我想吃手擀面,母亲点头答应了下来,可是事与愿违的事情的情况发生了,那天莫名其妙的父母吵了一架,而我最在意的那一天就那样度过了。

我现在还依稀的记得,在22岁那年的某一个早上,我看到了一个丰盛的餐桌上放着各种菜肴,在桌子的中央放着一个很大的蛋糕,上面除了各种水果外还写着我的名字,我抬起头看到父母和家人在向我祝贺,我开心的流出了眼泪,而我真的流出眼泪来,因为我叫醒我的还是父母的争吵,我那时才知道梦是永远不会成为现实的。

我不知道我现在究竟想要一个什么样的爱人,有的人说因为父亲的冷漠,让我有了喜欢男人的念头,我觉得这样下结论太鲁莽了,的确因为父亲的缘故我希望有人来,我也不知道应该用哪个词,我希望有一个包容体贴温暖的人出现在我身边,让我可以勇敢的走完剩下的路。​

忽然觉得好多问题没有答案

有的时候真不知道自己是在干什么?明明很讨厌一个人,可是依然是希望他可以出现在自己的身边,希望他可以和自己嘻嘻哈哈的聊天,希望他可以有很多的时间把我当成他世界的中心,我不知道这到底是应该叫什么?无论这叫什么?我只想知道在当今的社会这是否应该出现在两个男人身上?

那天在吃饭的时候,我和同部门的姐姐聊天,说起来那天看到金星的新节目《中国式相亲》里面的一个男孩子,因为父母很忙从小忽略自己,所以他选择了一个比自己大十几岁的女孩,母亲在节目上也承认自己的错误,让自己的儿子缺乏母爱,聊着聊着同部门的姐姐对我说道“你是不是因为你父亲的关爱较少,所以才喜欢成熟的人啊?”​我不知道该如何去回答这个问题,我不知道我是否选择了一条正确的道路。

从小看到父亲对自己的严格,我不是很喜欢和父亲在一起,记得每次回到家看到母亲准备好吃的,我问母亲是不是父亲今天不回来了?母亲点了点头我别提多开心,如果母亲告诉我父亲要出差的话,我开心的要跳起来了。所有的人都说父亲无论如何都是对自己孩子的好,可是我不知道这句话是否是对的?如果这句话不对我又不知道该如何去辩驳。

无论今后的道路该如何走?虽然我现在很迷茫,可是当有一个正确的人出现后,我不会去用任何的理由去拒绝,虽然我不知道我们是否可以走的长远,但是我会用心的去维护那份属于我的生活。可我现在最想知道的事那个人是否会出现?​

我的生命似乎是个玩笑

今天接到了家里的两个电话,在十点左右接到了母亲的电话,谈话的内容大致就是最近是不是很忙?好久接到我的电话,打电话过来问一问最近的情况,有没有及时的根据天气来增减衣物,每次和母亲打电话的时候,都可以像个孩子一样撒娇的说话;中午快要睡觉的时候接到了父亲的电话,内容是他的手机连接不到家里的WIFI,让我下午抽时间回去给他弄一下,下午外出的时候我顺便回去了,可是最后却是以很堵心的结局收场,再次被要求控制自己头发的长度,回来后心里面越来越不开心,想都没多想便来到了门口的理发店将头发剃光。

不知不觉已经在单位住了大约半年的时间,其实之前回家住也跟现在没有什么区别,之前几乎天天在单位度过整个白天,而晚上似乎只是回家里睡个觉而已。开始的时候父亲并多问我在这里常住的原因,也只是偶尔打电话的时候会问起什么时候回去,开始的时候我的回答是工作忙,而现在的回答是我要负责单位的卫生,所以在这里可以多睡一会儿,后来他就没有在多问什么。今日回家后他再次提起回家住,我告诉他那样我就要起的很早很早,可是他似乎并没有听进去。

我剃光头发后发短信告诉他,我已经按照他的心愿将头发剃光,可是他给予我的回复居然是我走极端,生活真是一件很累的事情啊!不会去讨好别人也不能自己做主,这个生命似乎变得没有了意义,而家里带给我的并不是温暖而是各种各样的约束,如果说每个人的生命都有着自己的意义,那么我的意义就是用生命去开玩笑。

不知道今后还会发生什么事情,我也不想去知道,无论碰到什么事情都用自己的方法去解决。

为什么人喝多以后总是状况百出?

今天下午的时候后院厨房的大师傅告诉我们,因为自己的母亲生病住院要去照顾,所以简单的做了一些晚饭,让我们晚上吃饭的时候去热一下就可以了,同事答应后我们外出办事就把大厨送到了医院,可是到了晚上那个懒孩子说不想去热饭,在确定领导不在这里吃饭后,我们两个来到了附近的一家小面馆,一人点了一碗面条,就在这时我们身后传来一阵阵的拍桌子声,我回过头去看到原来是两个酒鬼在吃饭,说道激动的地方还拍桌子配合一下。

就在我们开吃后,其中一个酒鬼的家人打来电话,听到他对自己的母亲不断的发牢骚,看他的样子也已经快要四十了,可能是家里知道他有这个毛病所以有些担心,可是他似乎不是很领情,在简单的说了几句后将电话交给了同伴,同伴在向电话那方保证会把他送回家后便挂断了电话,之后两个人又开始不停地吹牛,那个四十岁的男子对自己的同伴说道“你出去打听打听,我十三岁就开始在道上混,我怕过谁?”听到这句话后,我和同事差点笑出声来。

因为我们的工作性质有的时候,多多少少会和酒鬼这类人打交道,每次在看到他们的时候他们都是这样那样的牛,可是当他们酒醒来之后一个个就成了怂货,不断地对你道歉而且保证今后再也不喝酒了,可是这种人狗改不了吃屎,一而再而三的犯错误,不由得就开始好奇为什么人们都会如此的丑态百出。

记得有一次在听《老梁故事汇》的时候,听到他讲了酒祖的故事,说酒祖发明酒是自己的无心之过,刚开始的酒似乎有些苦涩,在睡梦中高人指点他晚上到十字路口,酉时之前采集四个人的四滴血就可以变得很可口,他先采集了自己的一滴血后来到路口,分别采集了一个书生和武将的血,而就在时间快到的时候也没有来第四个人,他回头看到了身后有一个乞丐便采集了他的血,后来这分别代表了人酒后的三个状态:书生、武将、乞丐(俗称讨吃)。

虽然有的时候我也会和同事们聚会喝酒,可是在喝酒的时候预计了要喝下的量,及时喝多了也不会让自己失去最后一丝理智,虽然会被被人嘲笑和数落,我也不会让自己到达最后的那个乞丐状态,因为那这样太丢人了。